500万彩票网官网首页-

  美炮制“追责中国”闹剧不择手段

  □ 本报记者 陈润泽

  近一段时间,美国一些政客借新冠肺炎疫情不择手段地抹黑中国,四处释

  美炮制“追责中国”闹剧不择手段

  □ 本报记者 陈润泽

  近一段时间,美国一些政客借新冠肺炎疫情不择手段地抹黑中国,四处释放“政治病毒”,厚颜无耻地兜售所谓“中国责任论”,叫嚣“追责中国”。但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追责中国”政治闹剧的真实目的是为了掩盖特朗普政府抗疫不力的事实,通过抹黑中国来捞取政治资本。

  有识之士更指出,“追责中国”闹剧注定徒劳无功,且华盛顿当前扭曲的政治生态,正让疫情这场天灾更多地演变成人祸。截至记者发稿时,美国累计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已超170万、死亡病例超10万。

  美政客鼓吹“追责”

  自新冠肺炎疫情在美国暴发以来,少数美国政客热衷于制造传播“政治病毒”、炮制“追责中国”闹剧,极大危害了国际社会的团结抗疫和中美两国关系。

  5月26日,就在美国新冠病毒死亡人数逼近10万人的关口,美国总统特朗普却发推特吹嘘自己的抗疫“功绩”,并再次使用“中国病毒”来称呼新冠病毒。

  为了将新冠病毒和中国挂钩,一些美国政客可谓费尽心机。据《纽约时报》报道,美国政府高层甚至向情报部门施压,让后者寻找“病毒溯源至武汉实验室”的证据。文章特别指出,国务卿蓬佩奥一直是施压的推手,而且早在今年1月,美国副国家安全顾问博明就已开始敦促情报部门收集支持“病毒起源于实验室”的信息。

  近来,蓬佩奥被美媒称为“最差国务卿”,他一直不遗余力地抹黑中国,屡屡恶意诋毁中国,宣扬“中国责任论”和“中国赔偿论”。美国《国会山报》甚至直接以《蓬佩奥:特朗普在新冠疫情上对中国的攻击犬》为题,总结了来自方方面面对于蓬佩奥的批评。报道指出,蓬佩奥对中国的言论是在“玩儿政治”,这是为了抑制美国国内对于特朗普政府疫情防控不力的负面反应。

  白宫贸易办公室主任纳瓦罗也是对华抹黑的“急先锋”。他在言辞中不仅恶意诋毁中国,而且荒谬得让人发笑。例如,纳瓦罗在接受美国广播公司采访时言之凿凿地称:“中国在世界卫生组织的包庇下,向全世界隐瞒病毒消息两个月,然后派出数十万的中国人坐飞机前往米兰、纽约和世界各地进行(病毒)播种……这就是我为什么说中国人对美国人做了那件事(指‘播种’新冠病毒),并且他们要对此负责。”这一匪夷所思的说辞广受美国国内外嘲讽。

  美国国内并不买账

  对中国污名化、将疫情政治化、把病毒标签化,甚至叫嚣向中国追责索赔,不过是美国一些政客打压中国的伎俩,也是他们掩盖抗疫不力责任、捞取政治资本的手段。然而,让他们难堪的是,对于这些“政治病毒”,美国国内大多数人并不买账。

  当地时间5月13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在接受美联社专访时就表示,特朗普对中国的过度关注旨在为其抗疫不力开脱。参议院民主党领袖舒默也指责称,特朗普应认识到,“封锁科学和真相只会延长这场公共健康和经济危机。总统不接受真相,还想掩盖真相,这是我们在抗击疫情上落后于其他国家的主要原因之一”。

  《纽约时报》刊文指出,“(特朗普政府的)‘战略’再清晰不过了:从密集接受福克斯新闻台采访的共和党议员,到特朗普的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新广告,再到特朗普推文中的尖锐批评,共和党试图把责任归咎于中国,来转移人们对政府备受批评的新冠肺炎疫情应对措施的关注”。

  美国政治外交杂志《国家利益》网站撰文指出,所谓中国“隐瞒疫情”的说法并不准确,美国官员之所以频频抛出这一论调,只是为了给自己犯下的错误开脱责任。特朗普一直在攻击中国,鼓动“追责中国”,试图把中国当成“替罪羊”,将美国超160万例确诊病例与近10万的死亡病例(此为当时数字)归咎于中国。但实际上,导致美国疫情如此严重的许多原因,与各州州长、政府机构以及特朗普本人犯下的错误有关。

  康涅狄格州参议员克里斯·墨菲在给《国会山报》的邮件中也写道,美国政府对新冠病毒起源的声明掺杂了太多的政治考量,他们因被批评无力应对疫情而急于转移指责。

  打压异己意在何为

  “现在在美国,任何为中国说公道话的人都会担心‘掉脑袋’。”美国前驻华大使博卡斯日前在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采访时如是说。他直言不讳地指出,美国政府目前充斥着反华论调,很多美国人明知抨击中国、“追责中国”是不负责任、无理取闹之举,但他们不敢声张,“这似乎重回麦卡锡主义时期”。

  一个月前,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以“不再是优先事项”为借口,宣布砍掉对“生态健康联盟”用于研究蝙蝠冠状病毒的项目科研经费,此举引发美国科学界的强烈反弹。5月21日,77名诺奖得主致信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部长阿扎尔和NIH院长柯林斯,谴责其砍经费并要求重新审查该决定。究其原因,不过是4月“生态健康联盟”的病毒学家发布的“新冠病毒源于自然”的报告没有配合特朗普政府说辞。

  据美国主流媒体的报道,4月底被特朗普政府解除职务的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下属生物医学高级研究和发展局前局长瑞克·布莱特已正式向美国特别检察官办公室提交了一份举报材料:“我对(政府)缺乏领导力感到沮丧;我对(政府)缺乏在为美国人制造救生设备方面抢先行动的紧迫性感到沮丧;我对科学家们的声音无法被倾听感到沮丧;我没有心怀不满,这些才是真正让我感到沮丧的事情。”

  布莱特并不是个例。美海军罗斯福号航空母舰舰长克罗泽尔也因疫情暴发而发出求救信突遭军方解职。可以说,任何不配合特朗普政府“追责中国”论调,甚或只是把疫情真实情况公布于众的个体和机构都会遭到特朗普政府的打压。因为后者惧怕民众对疫情的不满会影响共和党及特朗普的支持率,进而影响大选选情。

【编辑:陈海峰】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